我有一只皮皮虾

我拿你当朋友,你却想……

我拿你当朋友,你却想……

简介:没有,不写。

警告:并不好吃,味如嚼蜡。爱看不看,出门左拐。

正文:

1、

旗木卡卡西出差回来,面对的就是一个黑黢黢的屋子。厚重的窗帘拉着,灯关着,乱七八糟的书籍和纸张堆了一地,一头黑短炸的男人趴在地上,跟死了差不多。嗯……算算出差的时间,没准他真死了。

旗木卡卡西走到窗帘猛地一拉,大片的阳光立即争先恐后地涌入了室内。趴在地上的男人跟触了电一样弹了起来捂着脸怒吼:“光!!!快拉上!”他的声音相当地气急败坏,旗木卡卡西感慨了一下男人的生命力,还是把窗帘拉上了。室内又恢复了黑暗,宇智波带土坐在地上仰头看着旗木卡卡西:“你不是说还有三天才能回来吗?”

旗木卡卡西走过去跟他并肩坐在一起:“我要是真的三天后回来,恐怕你尸体都发臭了。”宇智波带土听了这话,相当不满:“什么意思…….我又不是……”他这话没说完,就停住了。他直勾勾地盯着旗木卡卡西拉开的衣领处那一小截白皙的脖颈,咽了咽口水,挣扎道:“冰箱里还有……”

“嗯。”旗木卡卡西点了个头,然后把宇智波往自己怀里一拉:“但我不觉得你会吃,毕竟……嘶,轻点。”

宇智波带土的脑袋埋在他脖颈处,含含糊糊地说着话:“你管我……吃不吃……”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边吃东西边说话?”旗木卡卡西揽着宇智波,手里还翻着书:“我又要洗衣服了。”他好似根本感觉不到脖颈处传来的刺痛,只是自顾自地翻着书:“你稿子写完了?”

“……”宇智波带土没说话。

“哦……没写,所以这就是我回来的原因了。”旗木卡卡西说。

脖颈处传来轻柔的舔舐感,像是安抚又像是讨好。旗木卡卡西推了推宇智波带土的肩膀,宇智波会意的往后稍微挪了一点儿,和旗木卡卡西面对面。

“你是不是该交房租了?”旗木卡卡西问。

对于对方这句忽如其来的话,宇智波带土很不可置信:“我不是早交了吗?”

旗木卡卡西:“哦,我临时加的。”

宇智波带土一脸不可置信和悲愤:“为什么?!”

旗木卡卡西翻着书:“我供你吃供你喝你还问我为什么?”

宇智波带土:“看在我们多年的交情上,能否通融一下。”

旗木卡卡西相当冷漠:“不能。”他顿了顿:“不过也可以换别的补偿。”

宇智波带土仿佛看到了希望:“是什么。”

旗木卡卡西终于放下了书,他凑到宇智波耳边,轻声道:“肉偿吧。”

2、

“我大约是最惨的吸血鬼了。”宇智波带土趴在桌子上说:“十连从来全是R,喝血喝到过期的,一出门就被血猎追杀……现在,现在我还要卖身才能找个住的地方!”

“喔。”女巫野原琳涂着指甲油:“说完了吗?说完了我要接待下一个客人了。”

“琳!”宇智波带土努力从眼眶里挤出两滴眼泪,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楚楚可怜。然而女巫并不为所动。

野原琳:“你知道你们吸血鬼流的是血泪吧?”

宇智波带土:“?”

野原琳:“从我的角度看来,你的脸上简直写满了凶杀现场四个字。”

宇智波带土:“……”

野原琳:“不就是肉偿吗?那又怎么了?你被生活弓虽女干的次数不比谁少,不要太在意嘛。把它变成合女干就好。”

宇智波带土:“不不不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他顿了顿:“我是个直男。”

野原琳笑了。

3、

“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你知道吗?”宇智波带土说,他一脸正直地看着旗木卡卡西。

“喔。”旗木卡卡西一脸无所谓地点点头,持之以恒的扒着宇智波带土身上的第十件衣服。

“我把你当朋友,你怎么可以把我当……?!”宇智波带土痛心疾首:“你让我很失望!卡卡西!“

“你知道吗?”旗木卡卡西说:“在你说话的这段时间,你衣服都脱的差不多了。而且我觉得,你过来不就是为了肉偿的吗?”

宇智波带土一脸悲愤:“你变了!“他这么指责道:”你知不知道这种颜料有多难洗?!“

“我知道。“旗木卡卡西点点头,持之以恒地往他身上涂颜料:”所以我才让你肉偿的,好了,涂完了,去那站着吧。“

于是他们画了一天的画,科科。

END.

车这种东西,不存在的。

 


人鱼与猫,男子与狗

人鱼与猫,男子与狗

简介:没有简介,看题目。

警告:并不好吃,味如嚼蜡。

正文:

01、

旗木卡卡西常常会遇到奇怪的事情,就好比现在,他家浴缸里正猫着一条张牙舞爪地,恶狠狠地看着他的人鱼。人鱼过长的鱼尾蜷缩在狭小的浴缸里,露出水面的眼睛冒着阴恻恻的红光。

“事情变成这样,大家都不想的。”旗木卡卡西想了半天,也只能这样安慰水中的人鱼。

 

事情要从旗木卡卡西下班回家说起,那天是个普通的星期五,旗木卡卡西普通的走在下班回家的道路上,手里拿着一本普通的小黄书,然后那本小黄书不那么普通的掉进了河里。虽然书无缘无故掉进河里很奇怪,但这毕竟是个故事,所以都不要太认真。

旗木卡卡西还在犹豫是下河捞书还是重新买一套呢,河里就钻出来一个人。圣诞树的发型以及那日天日地的气场都让旗木卡卡西觉得自己的书是没法儿拿回来了。

“年轻人,你很幸运。”圣诞树说:“最近河里在搞活动,谁掉了东西在水里,我们就送他一条人鱼。”说着,他弯腰从水里硬是拽出一个男人:“这是你的人鱼,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旗木卡卡西凝固在原地,他艰难的把视线从男人的鱼尾上挪回来:“不……其实我就是……”想要回我的书。

然而圣诞树并没有等他说完这句话,就径直把人鱼冲他扔了过去:“货一出门,不予退还。”说完,人就消失了。

旗木卡卡西跟怀里的人鱼大眼瞪小眼,老实说,对方长得并不像童话中描写的那般美丽,人鱼的半张脸上是纵横的伤疤,嘴唇苍白,皮肤发青,表情还很凶。

旗木卡卡西跟人鱼打商量:“我把你放回去,你能帮我把书捞上来吗?”

人鱼冷笑一声,别过了头。

他到底同不同意?旗木卡卡西有点犯蒙,他想了想,试着把人鱼往水里扔,却发现压根就扔不回去。好像有什么无形的屏障隔在人鱼和水之间。旗木卡卡西看了看人鱼又看了看水,发现人鱼似乎因为缺水快厥过去了。

他只能把人鱼带回了家。

 

这就是他现在这情况的原因,旗木卡卡西已经跟人鱼互瞪半天了,但毫无进展,他没法从人鱼嘴里撬出半个字儿。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我们先休息?”旗木卡卡西这么问,当然,人鱼还是没有回答他。他只能回房睡觉。

人鱼露出水面的眼睛盯着卡卡西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缓缓地沉进了水里。

 

 

旗木卡卡西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他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只不过那个朋友一直都没长大。旗木卡卡西七八岁的时候,他是十一二岁的模样模样。旗木卡卡西十二三岁的时候,他是十一二岁的模样。旗木卡卡西现在是个大叔了,他还是一副十一二岁的模样。

“你似乎永远都长不大呀。”旗木卡卡西看着梦里的少年这么感叹。

少年拿圆滚滚的眼睛的眼睛瞪着他:“长大有什么好呢?你长大了,我就没看出哪里有多好了。”

旗木卡卡西挠挠头:“是这么说,但我未曾见过你长大的模样,始终有点遗憾。”

少年说:“谁都会有遗憾的,不多那么一点儿,也不少那么一点儿。”

旗木卡卡西笑了:“你说得对,听你这么笃定,你又有什么遗憾呢?“

少年不说话了,他看着旗木卡卡西,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我的遗憾,你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用。“旗木卡卡西还想再说几句,眼前的风景却迅速地裂变成色块,随后他便坠入了一片黑暗,再睁眼,就是天亮了。

他将醒未醒地翻了个身,却一头撞上了什么。他有点疑惑的睁眼,看到了枕边的人鱼。

 

TBC.


大魔王和小魔王

大魔王与小魔王

 

简介: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的,我以为的也只是我以为的。

警告:忽然发疯,无药可救。 

正文:

其实小魔王不是大魔王的儿子,他是捡来的。

当年大魔王年少轻狂,不安安分分地做个黑魔王给各路NPC刷经验,等着勇者上门搅基,反而天天没事出去晃悠。晃悠多了,就捡了个小崽子回来。

谁也不知道小崽子是谁,又来自哪里。大魔王见到他时,他正在草丛里嗷嗷叫唤。大魔王不知道哪根筋抽了,竟然觉得小崽子有点可爱,就把小崽子捡了回来。

竟然捡回来了,那也不能天天小崽子小崽子的叫了。既然他跟着大魔王,那就叫他小魔王吧。

小魔王在黑城堡里长大,天天见着各路NPC来找大魔王刷经验,见得多了,他就好奇了。

小魔王问大魔王:“为什么那些人总是打你呢?”他是真的不解,他觉得大魔王可好了,非常非常好,对他也好,对城堡里的人也好,都很好很好。

大魔王随手打晕一个新手勇士,看了小魔王一眼:“大约因为,我是个坏人吧。”

小魔王不大服气:“可我不觉得你是坏人。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好人,哈哈。大魔王笑了起来:“你还小,自然是这样认为的,等你长大了,想法或许就不同了。”

小魔王不高兴了:“我的想法是不会变的。”他瞪着大魔王说:“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你就是个好人。”

大魔王笑了:“那你会永远相信我这个好人吗?“

小魔王毫不迟疑:“我会。“

这或许是个完美答案,但大魔王看着他,不说话了。

 

时间过得很快,斗转星移即是十八载,小魔王长成了一个青年。大魔王还是天天在外边瞎晃悠,不着家。小魔王就替大魔王管着黑城堡,给一批又一批的NPC刷着经验。他解决那些人解决得轻而易举,别人都管他叫大魔王。

不不不,我才不是大魔王呢。大魔王天天在外边浪,不着家。小魔王在内心这么说。

有一天,有一个神父领着一群新手勇士来刷经验,新手勇者自然不敌小魔王,很快就被小魔王给解决了个差不多。小魔王走到神父身前,准备打晕他时,神父冷笑着开口了:“你不能杀我。我知道你的一切,杀了我,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本来也没打算杀你。小魔王心底很郁闷。但神父说的话引起了他的兴趣,他也就没动手。

神父看他没动手,接着说了下去。

“大魔王杀死了你的父母亲人,现在把你困在城堡里当他的替身,你就半点都不怨恨吗?”

小魔王愣住了,他下意识的反驳:“不……这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他为什么不把我也杀了呢?”

“因为他需要替身啊!”神父冷笑着说:“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很奇怪,魔王必须呆在城堡里不得外出,但也有例外,那就是找到一个替身,让那个人成为魔王。你想想,他有多久没回来了呢?“

小魔王恶狠狠的否定:“我不相信你说的话,你以为你是谁?!”

那天,小魔王第一次杀了人。

他没清洗手上的血迹,就那么坐在神父的尸体前发呆,他这一发呆,就过了很长时间,直到手上的血迹凝固成了黑色,神父的尸体化为枯骨。

大魔王回来了,他看到了遍地的尸骨,也看到了跪坐在地上发呆的小魔王。

他走过去,想问问小魔王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有这么多尸体?他不过是出去了一段时间,他记得他跟小魔王说过不要杀人……

他想不下去了,他的胸口插着一只手那只手探入他的胸腔,握住了他的心脏。

小魔王问他:“我是你的替身么?“

大魔王看着那个他养育了十八年的孩子,发现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小魔王说:“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我等着你否认的。可你为什么那么长的时间都不回来看看我?其实我真的是你的替身吧?不然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回来呢?唔……你不说话吗?不说话也没关系,我握着你的心脏呢。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所以说?我是你的替身吗?“

大魔王仍然没有回答他,他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了。他想起的是那个说着他是好热的小崽子,那个说着相信他的小崽子。现在这个握着他的心脏的是谁呢?他并不想知道。

 

小魔王既然杀死了大魔王,那他就是当之无愧的大魔王了。他端坐在黑城堡的宝座上,捧着前任魔王的心,脚下是无数的白骨。在那之后过去了很久,无数个勇者前来挑战,可都成为了大魔王座下白骨的一员。

直到有一天,一个特别的勇士出现了,他手握胜利之剑,成功杀死了大魔王。得到了很多很多的金币和装备。

 

“这游戏可真没意思啊。“屏幕外的玩家这么说。

 

END.

 


Don't touch me

简介:蝙蝠侠发现自己的心跳出现了问题。

警告:非常不好看,味如嚼蜡。

1、

谁都不能否认超人有多讨人喜欢,他湛蓝的眼睛好比天空,微笑的弧度温和又可爱,对每个人都很有礼貌,更别提他还经常把树上的小猫抱下来,双份的可爱加起来简直让一群小姑娘尖叫的不要不要的。女人喜欢他,男人欣赏他,反派都会盯着他撒氪石,这或许是另一种表达关注的方式,但不可否认的是,超人确实很受欢迎。

不过这在蝙蝠侠那里例外,蝙蝠侠很排斥超人。就差没在身前立块牌子“别靠近我”了。举个例子,上次作战时蝙蝠飞机遭到严重破坏,当超人飞过去接住坠落的蝙蝠侠时,对方的不乐意连粗神经的绿灯侠都感受到了。超人刚把蝙蝠侠放下地,蝙蝠侠就挣脱了超人的手,站的离超人一米远。黑漆漆的斗篷盖住他微微弓起的背,像一只大猫。只不过这只大猫不像超人以前救过的那些那么可爱罢了。

“外星人,你不该来接住我,你有你自己的事情要做。”蝙蝠侠低沉的嗓门说出这么一句话,不得不说,相当伤人,伤外星人。

超人反驳:“可你当时很危险。”

蝙蝠侠:“我有解决的办法。”

超人刚想接着反驳:“但你只是个……”神奇女侠过来挡在了他们中间:“嘿,男孩们,别吵架了,更要紧的事情等着我们呢。”

蝙蝠侠哼了一声,转身离开。超人站在原地,有些无精打采,就连头上的小卷毛都颓了。

“别难过,我们都知道蝙蝠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神奇女侠鼓励性的拍拍超人的肩膀:“或许他只是不习惯和人亲密接触罢了。”

这有可能,但超人知道自己绝对是那个被排斥的人。

他曾经见过海王大摇大摆的揽着蝙蝠侠的肩膀讨论着些什么,蝙蝠侠虽然让他放手却也没有挣扎,闪电侠时不时能从蝙蝠侠那得到一些像是蝙蝠镖之类的纪念物,神奇女侠有时也会为了表达战胜的激动而拥抱正义联盟的众人,蝙蝠侠也没挣脱。唯独当他与蝙蝠侠有肢体接触时,蝙蝠侠的反应格外大。

或许自己从未得到过蝙蝠侠的信任,超人沮丧的想。

他就这么维持着垂头丧气的状态回了家,洗了澡,窝在床上的时候还在想着对方防御性的动作,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才发现自己睡过了闹钟。

这下完了,这是这个星期第三次迟到了,而今天是星期三。佩里会杀了我的!克拉克绝望的想。

他怀着一种悲壮就义的心情走进了星球日报的大门,却被露易丝拦住了:“小镇男孩,来得正好。”露易丝笑眯眯的说:“我要去出个差,可是布鲁斯韦恩刚刚来电说接受我们的专访,你去一趟吧,我相信你。”

“可是……”克拉克刚想反驳。

“嘘……嘘……”露易丝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他的嘴唇:“佩里正大发雷霆呢,如果你不想进去承受他的怒火,就乖乖地去采访布鲁斯韦恩,我可是专门把机会让给你的。”

克拉克想了想发怒的佩里,噢不,他宁愿再面临一次毁灭日也不愿意承受佩里的怒火。

“好吧好吧,我去。”克拉克做出投降的姿势。他偷偷地朝佩里的办公室瞄过去,刚好跟佩里四目相对。他哆嗦了一下转身就跑,背后传来佩里愤怒的吼声。

拉奥啊,保佑我今天顺利,不然我可能又要回棺材里躺着了!

 

“恕我直言,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淡定的擦着手中的瓷器:“我不认为您做这种分析有什么用处。”

“阿尔弗雷德,这不正常。”布鲁斯,或者说蝙蝠侠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分析报告:“我的心不会跳的那么快。而我必须查出来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也许是真爱降临了呢?您又不是吸血鬼,不能苛求自己心脏乖乖保持一个频率不动摇。”阿尔弗雷德说:“另外,您答应了露易丝莱恩的专访请求,她快到了,请您尽早做好准备。”

“我什么时候答应的?”布鲁斯有点惊讶:“我一直在分析这种不正常的现象。”

“就在刚才,我询问您是否要接受专访,您说:嗯。”阿尔弗雷德放下瓷器:“我希望您不要爽约,毕竟这对一位小姐是相当不礼貌的。”

好吧,没准是自己在分析时随口回答的。布鲁斯韦恩放下手里的报告扶着额头叹了口气:“好吧,我这就去准备。”

“很好,您的衣服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阿尔弗雷德道。

 

“所以,你就是这次来专访的记者?我怎么不记得露易丝莱恩是个小伙子?”布鲁斯韦恩挑了挑眉头看着对面手脚无处安放的小伙子,对方正试图把自己的眼镜给提上去,但是又不小心碰到了手边的公文包,导致里面的文件撒了一地。笨手笨脚,但有点可爱。布鲁斯心想,出于好心,他帮克拉克捡起文件,无意之间,两个人的手指碰到了一起。

布鲁斯像是触电一般迅速收回了手,那感觉又来了。他盯着克拉克的侧脸,心中一个猜想正在逐渐成型。

采访进行的很顺利,布鲁斯时不时开两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克拉克也能很好的接下去。不错的工作能力,布鲁斯内心评价道。不过,这比起我想要弄清的问题来讲,也是件小事。

采访很快就结束了,克拉克道别时,布鲁斯上前拥抱他:“嘿,很高兴见到你,你是个不错的人。”

“额……谢谢?”克拉克有些窘迫,对方的拥抱有些过于热情了,他无所适从。

布鲁斯微笑:“我送你?”

“不必了。”克拉克忙不迭的拒绝:“我一个人回去就可以了,很感谢你,布鲁斯先生。”

目送对方走远,布鲁斯平静的对着阿尔弗雷德道:“我要去蝙蝠洞分析一下刚才的心跳速度,到晚上七点前都别让人来打扰我。”

阿尔弗雷德微微颔首。

 

TBC.

 


论编制内与非编制内的区别

简介:

“你为什么想要加入晓?”角都问站在对面的白发叛忍。

“木叶给的工资太少了。”旗木卡卡西真诚的回答到。

 警告:并不好吃,味如嚼蜡。

正文:

晓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木叶的精英上忍-旗木卡卡西,对方带着划了一道的护额,左手小黄书右手红豆糕,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晓的基地。

“我是来应聘的。”旗木卡卡西说。

这句话让操起武器准备大干一场的飞段有点无所适从,他眨巴着眼睛看着在角落里数钱的角都,希望对方能稍微管管这过分离谱的事情。角都抬起眼睛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旗木卡卡西,对方一脸闲适,武器包好好的系在腿上,就差躺地上呼呼大睡了。

“你为什么想要加入晓?”角都问。

“木叶给的工资太少了。”

这句话让角都警醒的把钱握紧了点。

“你知道的,编制内的忍者没什么外快,我家有八条狗要养,现在家底儿都空了。”白发上忍一本正经:“我跟上头的人提过好几次涨工资,但他们都不同意,所以我只能叛逃了。毕竟,我家的狗也是要吃饭的,不能虐待动物,你说是不是?”

对方的理由听起来就很不靠谱,毫无诚意。但是对于工资的不满成功引起了角都的共鸣,他点头示意旗木卡卡西可以留下来,过一会儿看看佩恩的决定。

 

“你为什么想要加入晓?”佩恩在听了角都的报告后严肃地问旗木卡卡西,当然可能他也不是很想严肃,但是脸上钻了那么多孔,做个表情也很费事儿。

“木叶工资太低。”旗木卡卡西依旧这么回答。

佩恩皱了皱眉头,看向了宇智波鼬。

佩恩:你们木叶的人都这样?

宇智波鼬:……

想从鼬那得到些什么答案很明显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主儿。或者就算他说话了,由于太哲学太抽象别人也听不懂。

佩恩想说这个理由其实很可笑,但问题是,他也没法儿反驳。毕竟人总是要吃饭的。

他决定带旗木卡卡西去见斑。

 

斑坐在角落里带着漩涡面具,整张脸都被遮得严严实实,只留了一个小孔,散发着阴冷的红光。

他的声音低哑难听:“你的理由太可笑了,现在木叶已经堕落到了如此程度了吗?”

旗木卡卡西不慌不忙:“啊,你说得对,确实很可笑,但您也在木叶干过,那儿什么工资标准您不知道吗?”

斑:……

没办法反驳,确切的说,他也不知道斑那时代是个什么工资标准。但就他几回STK观察得到的结果而言,卡卡西养八条狗可不费事儿。

“而且。”旗木卡卡西接了下去:“我祭品都买最好的,导致现在已经没钱了。”

斑无话可说了,毕竟以卡卡西上坟的频率,没准儿钱还都真败在这儿了。

但他不甘心,于是他又问:“我不相信你所谓的理由,除非你有更好的理由。”

“好吧。“上忍说:”其实我想要奖金。“

斑瞪着一脸正经胡说八道的上忍,感觉一口气憋在喉咙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我从未体会过拿奖金和不交税的感觉。“卡卡西说:”但我觉得晓应该可以。“

斑觉得自己要不能呼吸了,幸亏他在地洞里复健那几年跟着真正的宇智波斑磨练出了过硬的心理素质和抗打击能力,不然他可能真的会一口气喘不上来厥过去。

拒绝?自然是找不出拒绝的理由的。旗木卡卡西给的理由虽然很可笑,但确实是无法辩驳。

他只能深吸一口气::“向我证明你的决心。“

旗木卡卡西把护额一撩:“我给你家后辈上了十几年的坟,这证明我是个很有毅力的人。“

斑:……

 

TBC.